海韵散文网 > 诗歌 > 现代诗歌 >

:  最短的现代诗歌里藏着大海般的诗意

最短的现代诗歌里藏着大海般的诗意

  在《大海截句集》中,这一点更被表现得淋漓尽致。今天,我们想带你走进这截句的世界,感受年轻的血液在体内的沸腾流淌,感受思想的碰撞与笔尖的炽热。欢迎你在评论区留言那些曾感动过你的截句,更欢迎你写下自己原创的那些曾浮现在你脑海的截句,我们将抽一位,赠出《大海截句集》。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海,每个人的那片海都是一首诗。当大海与诗人们相遇,又会激起怎样的火花?不同人心中的大海会有怎样不同的面貌?在《大海截句集》一书中,西川、于坚、臧棣、朵渔、树才、桑克、车前子、蒋一谈、钟立风、春树等五十位诗人用他们的截句手稿,带领我们乘上诗意的扁舟。

  2014年秋天,蒋一谈在旧金山参加朋友聚会,很偶然看到一个中国功夫馆,突然发现了李小龙的照片。因为聚会临近,他很快走开了。几个月之后,他回到北京,在午休的时候,仿佛又看到了李小龙的影子。在那一刻,他突然想到,李小龙创办了截拳道,而且,截拳道这种功夫美学,追求的是简洁、直接、非传统性,跟中国的传统武术完全不一样。他想到了截拳道,想到了截这个字,我在想,这些年,写在本子上的这些随感,是不是可以称为截句呢?我觉得应该可以。

  由此,截句--这文学上的截拳道便应运而生。蒋一谈认为,截句,可一句,可二句,可三句,可四句,但最多不超过四句。截句,应是在绝句基础上的一种发展和延伸。真正的截句在五四时期就已经有了,只不过那时还没有截句这个名称,比如顾城经典的《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就属于截句。蒋一谈定义的截句,其实是开辟了诗歌领域的一个细分市场,并对这个市场进行精耕细作。

  如果没有俳句作为参照物,我可能也写不出目前我称之为截句的诗句。我在日本逛大阪的公园时,发现那里有俳句箱,人们可以自由把自己创作的俳句塞进箱子里,时常有诗人聚集在公园举行一些俳句交流会。我当时很震动,为什么中国人不可以有这样适合全民参与的诗歌活动呢。

  蒋一谈说,他之前的确考虑过将截句叫作汉俳,但是,当他在看日本俳句的时候,发现一个问题:从松尾芭蕉到小林一茶,再到与谢芜村、正冈子规,再到近现代的一批日本俳人,他们注重日本文化的古典审美,内心的修为、静寂和孤独,私人的情绪化。反而是截句比日本俳句更有断然和决然的精神和态度,更具有开放姿态,更有开放空间,与现代人的内心距离更近。

  蒋一谈认为,截句,截天截地截自己,对自己不留情面。当然,当我们对自己不留情面的时候,也需要去古典的诗意里休息一下,所以古典意境是要保留的。古典与现代,既有联系,又有破坏,这是他所认为截句写作的美学特征。

  他还认为,练习截句要从身边事物写起,一行两行三行四行都行,但诗句里一定要有一个名词,名词要都是大家习以为常的,在我们身边非常熟悉的事物,但同时又能把这些最熟悉的事物写出能让大家感受到另外意味的诗句--即从最简单的事物里发现另外的诗意。


不解

恶心

搞笑

愤怒

很棒

支持

欠揍

惊讶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推荐

返回顶部建议意见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建议意见手机访问